佣人经济:网约车模式带来的新型服务关系

2019-03-21

佣人经济:网约车模式带来的新型服务关系

DoorDash公司的一位配送人员(图片来源:LISA BAERTLEIN / REUTERS)

2009年3月,优步(Uber)诞生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家公司不仅成为一家颠覆性的、有争议的交通运输公司,而且也为数十家风险投资公司带来了名声。不仅如此,它的名字还成为了这种新型业务的简称,一时间,市场上什么洗衣优步、百货优步、遛狗优步之类的服务甚嚣尘上,更大的变革围绕着零工经济和按需经济展开,但这一趋势已然成为许多充满幻想的创始人推销自己公司的方式:XX优步。

硅谷的这一代小微创业公司做了两件基本的事情:他们组建了一个劳动力池来配送食物、清洁厕所或组装宜家(IKEA)书架,同时还为劳动力池里面填满了劳动力。学者们表示这是一个“双边市场”,但对用户来说,这意味着轻敲手机以满足自己的欲望。服务的便利推动了消费需求的勃发,经济需求和工作灵活性推动了劳动力供给——至少在理论上是这样。

现在,在优步开辟这条道路的10年以及这股热潮消退了一半之后,我们建立了一份名单,列出了105家在美国成立的优步式公司(风险投资总计74亿美元)。虽然我们的名单可能不全面,但它本时代企业家希望和梦想的缩影。

在这个群体中,有四家公司——DoorDash、Grubhub、Instacart和Postmatas——是独角兽公司,它们是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值得注意的是,这四家公司都从事快递业务。)另外,有47家公司已经不在了——28家干脆倒闭了,还有19家被收购了。还有53家公司既不是独角兽也没有身先死。它们要么仍然活跃在巨大的经济泥沼中,但缺乏爆炸性增长;要么雄心壮志受挫,正默默舔舐伤口;再要么像僵尸企业一样几乎无法运作下去。有像Eaze这样的种子企业,有Good Eggs这样的高端杂货配送企业,还有一些知名度不那么高的公司,它们已经像Plowz & Mowz这样的常规企业一样站稳了脚步。Blue Apron高调上市,但由于业绩令公众投资者失望,其股价已跌破1美元。其他公司——如遛狗公司Wag & rover——仍在增长,并努力实现自己跻身独角兽公司的梦想。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公司,比如最近上市的Waitr,尽管其股价波动较大,但其估值已经超过了6亿美元。

佣人经济:网约车模式带来的新型服务关系

优步式公司的现状(Alexis Madrigal)

独角兽公司已经获得了巨额资金:平均每家获得了10亿美元的风险投资。相比之下,在上市前,谷歌(Google)总共才筹集了3610万美元。但是,在全国各地的城市开设办事处比通过在数据中心建立更多的集群来扩展软件平台需要更多的资金。当年优步在私募市场筹集了超过240亿美元的资金,而那些在业务模式上模仿优步的企业自然也希望能够在筹集资金方面继续模仿优步。

佣人经济:网约车模式带来的新型服务关系

创业公司收到的风投金额(Alexis Madrigal)

从整体来看,所有这些公司都为成千上万的人创造出了新的工作岗位,尽管这些岗位比零工靠谱,但也不算是正式的工作。它们重新安排了人们完成基本事务的方式,并将当地产业的工人、清洁工、遛狗者、干洗工与科技和资本雄厚的跨国经济体联系起来。但是,由于这些公司所从事的行业本身并不需要过硬的科技水平,所以竞争非常激烈。仅在我们的名单上,就有8家提供医生服务的公司,6家提供外卖服务的公司,5家提供洗衣服务的公司以及4家提供按摩、遛狗和洗车服务的公司。为了实现更快的业务增长,它们必须向客户收取更少的费用(增加消费需求),向工人支付更多的工资(增加劳动力供应),然后用风险资本融资来填补收支之间的缺口。

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这些公司——即使是那些已经赚了数亿美元的大公司——其实都没有实现盈利,而是几乎和优步一样快地赔钱的原因之一。按下一个按钮就能以低价调动人和物品从基本经济角度来看并不是件明显有利可图的事。甚至当风险投资家愿意为这些公司买单时,它们仍然倾向于给员工支付最低工资,而且通常不提供实际工作的名义保障。

看看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资金和活动,我们有必要问:这些公司颠覆了劳动力市场,改变了行业模式,重新定义了工作,但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现在你发现,过去的很多事情只需要在手机上轻轻一点就可以完成,但实现这一目标所需要的金钱是令人难以置信的——风险投资人们已经向Wag & Rover前后投入了6.72亿美元!而那些非常成功的公司,如优步和来福车(Lyft),确实正在改变城市系统——但只有当它们运营的时间足够长之后才能实现。

环顾世界,看到这些资本进入五花八门各式各样的公司,我们不禁会想:这真的是对硅谷创新生态系统的有效和合理利用吗?自优步推出以来的10年里,手机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2009年,世界上最主要的社交网络变成了Facebook,而在2019年仍然是Facebook;搜索公司很多年前是谷歌,现在仍然是谷歌。

在这种背景下,这些app也被蒙上了一层奇怪的阴影,它们无一不体现了全球经济当前赋予不同类型劳动力价值的巨大差异。有些人的时间和努力的价值是其他人的数百倍。正是美国的新贵们与其他所有人之间不断扩大的差距驱动了这些优步式的公司的成长。

资本主义经济的不平等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正如我的同事Esther Bloom所指出的那样,“几个世纪以来,女性的社会地位一直很明确:要么雇佣佣人,要么就是佣人。”雇佣佣人来遛狗、洗衣服、打扫房子以及买食品杂货一直是美国人生活的一部分,一直延续到20世纪。二战期间,美国的财富短暂缩水,造就了美国人眼中的“中产”。尽管双职工家庭越来越普遍,美国人的工作时间也延长了,但在这段短暂的时间里,佣人变得不那么常见了。

而这些优步式的公司共同努力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雇佣服务形式,毕竟Uber的初衷是成为“每个人的私人司机”,别忘了,私人司机也是佣人的一种。

因此,针对过去5年消费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有些评论颇为尖刻:风险投资人们出资创建平台以方便低收入工作者为富人提供按需服务,同时加强对各方的监控。

这些平台可能会在我们的城市和生活中释放新的潜力。它们确实为一小部分人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但最重要的是,它们让我们的生活比以前稍微方便了一点。但是,就像世界上许多其他科技领域所出现的情况的那样,如果从总体上来进行衡量的话,社会福利似乎很可能是净减少的。